边城明月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2|回复: 0

7431

主题

7431

帖子

2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22341
发表于 7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
   
   
    边城明月
      
   
    边城明月
                  
    寒冬,塞外,一座孤独的小城横卧在苍茫的天地间。
    魏三是这小城“同善客栈”的掌柜,小城客栈数间,唯魏三的客栈倍受过往商客和江湖人士的青睐。“同善客栈”并不大,伙计只有三人,一个管帐先生。几天前,管帐先生收留了一个风尘仆仆衣衫破旧的姑娘,名红莲。红莲称,半年来在塞外寻亲,盘缠用尽,没有一点消息,现在谋求栖身之地。管帐先生可怜她,提出条件:必须为客栈打杂才答应其要求,红莲想也没多想就同意了。事后,魏三有点埋怨管帐先生,他是掌柜的,竟未征他考虑就留人了。江湖险恶,这刀口上过日子的谁也没有把握分辨出哪一个是好人坏人,这红莲姑娘孤身闯荡江湖已算是不简单的人物了,怎晓得她背后会有什么企图?
    其实魏三在这小城更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,这些全城皆知。魏三光临小城时,正逢荒凉黑沉的天幕中悬挂一弯残月。就在这一夜间,小城神秘莫测的集团“逍遥楼”全给人挑了,横七竖八躺着的尸体咽喉间都有一枚铜钱大小的剑洞,此人剑法奇快!城北称雄塞外的“大漠双煞”同夜命丧家中,死者的伤痕和“逍遥楼”的人一样!杀人者用血字留言:深仇大恨,魏三。倾刻间,魏三的名声威振大漠,全城闻者如雷贯顶。
    从此魏三定居小城,开创“同善客栈”,做起了掌柜。
    红莲干活手脚麻利,别看她细皮嫩肉,客栈轻重活儿她总争着忙。魏三捧着一把细小的玉茶壶站在客栈二楼走道旁,鹰眼般锐利的目光紧紧地盯着红莲。他耐心观察了好几天,试图找出红莲不寻常之处,可惜,一切落空。要说客栈有什么重大变化,那就是红莲的到来为以前单调的气氛渗入了一丝振人的活跃。是的,这小城的男人一年中难得见几回如此水灵俊俏的女人。此时魏三面无表情,虽然客栈人来人往,生意颇为兴隆,但他心里像悬挂一块石头,异常沉甸甸。魏三蓦然预感:有一些不祥的事情慢慢地逼近了。
    夜,墨泼俱寂,一钩淡黄色的残月静静卧在小城上空,纵长的小城石街撒下寒气朦胧的月光。朔风呼啸,商铺客栈的门前灯笼犹如乱坟岗的鬼火,摇曳闪烁。几户人家的看门狗悄悄走过街道,不声不响地寻找避风窝去了。边城的夜,荒凉而神秘。
    魏三今夜的心情突然很好,白天的沉甸因铁一指的来访而轻松起来。客栈的房顶上他正陪着铁一指喝酒。
    “大哥,大冷天的这样在户外喝酒,别提有多痛快了!”铁一指兴奋之情溢于言表。
    “痛快就喝多点,兄弟,干脆留下帮大哥打理客栈吧。”
    “我这个人喜欢云游野鹤,大哥你是知道的。再说,边城的夜晚有一样东西最容易使我触景伤情。”
    “啥东西?”魏三惑不解地问。
    “唉,这钩残月令人心伤。”铁一指长叹一声,说得意味深长。
    “哈哈哈,兄弟,啥时候成了酸溜溜的迂腐秀才?可不像江湖中人了。”魏三开怀大笑。
    “大哥,还曾记得二哥吗?咱们三人当年在荒漠结拜成异姓兄弟,头顶上的残月可是作了见证的。眼下二哥早已削发为僧,不问世事了,真叫人难受!”
    “什么,二弟出家了?!”魏三揣住酒杯整个人惊呆住了。
    “咱失去了二哥,大哥可要保重呀。”铁一指眼圈发红,狠狠地把一杯酒倒进口里。
    魏三呆滞的目光动也不动地望着夜空中的残月,旧事的身影从心底潮水一样汹涌出来   “没酒了,大哥,我下去再弄一壶,咱兄弟俩今夜醉一场。”铁一指大吼一声,转身落客栈弄酒了。
    残月如霜,魏三忽觉对边城这钩明月产生了一种微妙的情感。她默默无言,仿佛一位清玉洁的冷艳公主,人间的善美丑恶,江湖的腥风血雨都深深藏于她心底了。远在他乡已成僧人的二弟今夜可否见到这明月呢?魏三思绪万千,眼角间依稀地闪着泪光。
    “喝吧,大哥,这杯酒我替二哥敬你了!”铁一指又弄了一壶酒,他倒满酒杯递过给魏三。
    魏三拿着酒杯正要痛饮,蓦然一道剑光迅如雷电从铁一指背后而来!铁一指脸色大变,凭直觉他晓得后面有人偷袭,而且武功绝非一般。铁一指迎手还击已来不及了。他冲天一跃,想趁势避开这杀气强劲的剑光。谁料剑光刹地一变,成十字双叉形直刺铁一指的胸膛,那速度真是电光火石的一瞬间!
    “‘火云剑法’!”魏三惊喊,脸色惨白。果然,预感中的不祥事情降临了。
    待魏三完全从惊骇清醒过后看见眼前的黑衣人时,铁一指横尸客栈了。
    “你杀了咱三弟?!”魏三眼里闪着杀人的寒光,话音悲惨凄凉。
    黑衣人揭下面巾,一张清秀俊俏的脸,红莲!
    “看看你要喝的酒吧,铁一指来这的目的是杀你!”
    “胡说,北京治疗白癜风哪个医院专业简直是胡说八道!”
    “你是老江湖了,一杯酒骗不了你!”
    魏三突然仰头悲怆地大笑,酒杯随之颤抖。
    “铁一指弄酒时,我目睹他把一包东西放入酒壶中,没猜错的话,那准是。”
    “呯   “‘夺魂散’!”魏三瞪着惊恐的眼睛,他难以接受这事实。
    “三弟为啥要杀我?”似乎自言自语,交织了无法言表的内心痛苦的复杂感情。
    “人的心性会变的,他和你喝酒叙旧是为了麻痹你的意识,寻找机会下手。别忘了,这是江湖呀。”
    “我是他大哥   “现的铁一指不是当年的铁一指了,时过境迁,江湖的一切都在变!”
    魏三的眼眶滚下泪珠,残月黄得令人心悸。
    “记得十二年前‘火云山庄’的惨案吗?”红莲平平静静地说。
    “你是‘火云山庄’的人?”
    “不错,我是少庄主,山庄仅剩的一个人。”
    “这是一桩武林悬案。”
    “不,白癫治疗方法凶手我找到了。他叫叶定开,你知道的。”红莲紧紧地盯住魏三。
    魏三额头渗出细细的汗珠,窒息的空气酝酿沉重的杀机。沉默,长时间的沉默。残月躲进一片厚厚的云层里,布满大漠霜冷的昏黄月光悄无声息地消失了。
    “我就是叶定开!”仿佛过了一个世纪,黑暗中响起魏三微弱而坚定的声音。
    “但你分明是魏三!”依然平静有力的语气。
    “这是江湖,别忘了。我的真名叫叶定开,魏三只是一个掩人耳目的假名罢了。”
    “踏破铁鞋无觅处,终于让我找到你了!”尽管红莲抑制着激动的心情,但此刻她却无法用平静去面对。
    天幕黑得仿如掉入了冷冷冰的世界,狂风夹带着狼群的嚎叫猛烈地冲击人的心坎。残月睡了吗?也许她太累了!
    “嗖   从此,“同善客栈”在小城传奇般地消失,城北的荒漠地多了一座没有牌位的孤坟。
    ……
    转眼间一年过去,这一天城北的那座孤坟前跪着一个身穿僧服的出家人,他手持佛珠,神情含悲庄重:
    “大哥,坟里躺着的人应该是贫僧呀,你却冒治癜风好方法名顶替贫僧而去了。十三年前我叶定开误中武林邪‘逆天粉’导致走火入魔,血洗‘火云山庄’。贫僧自罪孽深重,唯有出家行善弥补内心的负罪感,想不到大哥为贫僧……”
    僧人泪流满面,他朝孤坟磕了三个响头。
    是夜,大漠的小城无限寂静,僧人依依不舍地离开时看见夜空的明月很圆,很亮!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图文
在线客服(工作时间:9:00-22:00)
400-600-6565
迪恩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kaka小说网  Powered by©Discuz!  技术支持:迪恩网络