过年_0

[复制链接]
查看: 1|回复: 0

5698

主题

5698

帖子

1万

积分

论坛元老

Rank: 8Rank: 8

积分
17136
发表于 4 天前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   过年
      
   
    过了二十三的小年,天就是阴沉沉的。一大团的乌云,就罩在村子的上头,潮潮的夹着阴冷的风,很是阴霾了。
    余庆嫂的心,也跟这天一样的。
    腊月二十六,雪就开始下了,细细的,在风里纷纷扬扬。雪,一直下,简直就要把整个村子给埋在白的雪里。
    村人还是在准备着,过年。村头飘着浓的油香,家家户户都在炖肉,炸麻花油果儿。村里偶尔一两声爆竹的炸裂声   余庆嫂看着屋外的雪,纷扬的像撕扯的棉絮,丝丝缕缕没有尽头,竟似她怅然的心一般的没有边际。
    二十三扫灶,余庆嫂也清了屋子,和别人一样,等着过新年。只是,在外打工的男人清明和大儿子进红还没回,显得分外的清冷。早起的时候,她发现,坛子里的盐也没有丁点儿了,只是手头紧得很,就盼着儿子和男人带钱回来。
    “妈,俺大啥时候回来?人家都在炸麻花烀肉呢!”小儿子朵朵瞪着大眼睛看着余庆嫂子,说:“妈,咱们也烀肉吧!”他就盯着挂在梁上的一挂肉,嘴里竟流着哈喇子了。
    肉,是余庆嫂赊来的。腊月里,有很多家杀猪的。一开始,余庆嫂子想等男人和儿子回来再买肉。可是,等到二十五了,他们还没有回来,就自己去赊了十几斤。她看着那挂肉,知道又是一个窟窿儿了,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补得上。她在家领着两个儿子,男人和儿子出去打工,也没有能给寄回几个钱。平时有什么急用了,就是先东借西凑的,挖东墙补西墙。日子过得紧,余庆嫂子更是勤俭,勒着脖子过。在家的两个儿子,春红和朵朵,瘦得肋巴骨都一根一根的数得清。
    “急个啥哩?恁大、恁哥都没有回来,回来再说!”她心里也是着急,眼看着就是年关了,年货一应的东西,什么都没有添置,年后亲戚来了咋样瞧哟?
    “朵,走去看乾隆放炮呀!”
    春红拉着弟弟的手,就走了。他们在雪地里,印着两串脚印儿,“咯吱、咯吱”地远去了。
    就剩了余庆嫂一人在家,守着那三间小屋,在白雪的世界里,更显得寂寞了。
    那是两间座西朝东的正屋,小。偏偏在那小的房子北山墙上,又搭了间灶屋,简直跟个鸡窝儿似的。看是三间的房子,其实还没有人家的两间房大。房子在村头,房前就是田地的,积了雪的宽广的四野,看了那小屋,真不知是什么的小窝了。
    房前和田地间,植了几株桃树的,仅是这寂寞里一点儿的慰藉了。可是,正处严寒的冬,那桃花是没有的,反是满树的冰雪的冷了。
      
    腊月二十八,男人和儿子才回来。
    那时,雪还在下,余庆嫂刚在灶屋里烧火煮了锅清水的寡白菜汤,馏了几疙瘩馍。她刚钻出灶屋门儿,就看见两个雪人从雪地里来,背着盖窝头儿挎着大小的包儿的。或许是刚才的湿柴火的烟呛了眼吧,她就“簌簌”地流着泪,却是擦了就骂:“两个龟孙子,还知道回来呀?!”骂了,却更是止不住流泪,就怔怔地立着。
    春红和朵朵听说他大和他哥回来了,慌忙地从盖窝里跳出来,跑着去接,满脸的欢喜。他们迎着他大和他哥进了屋,就撕扯着,扒着包儿,嚷嚷着找好吃的和花衣裳。朵朵小手像个耙子似的,就把那包包翻了个遍,并没有什么好吃的,只是破烂的衣服,就嚷着:“大,恁咋没有给俺买好吃的和花衣裳?乾隆他爸,就给他买可多的好吃的,还有花衣裳呢!”他就撅着嘴,看着满脸胡渣儿的父亲。他大只是讪讪地笑,一脸的不自在。进红却从衣服兜儿里捏出几块糖果儿,说:“给!”朵朵忙接了,递给了春红两块儿,自己就留着了。他又忙地剥了块治白癫疯办法糖果儿,并不舍得吃的,先是添着,满脸得意的样子,竟似得着了满世界的甜蜜。朵朵和春红边吸溜吸溜地品着糖果儿,边和哥哥进红玩耍儿,尽说着新鲜的事儿,吵着叫进红说外面的事儿。
    余庆嫂子和清明在一边儿说话,余庆还是抱怨着清明回家晚,说:“你心里就没有俺们娘儿仨呀?在外面日光什么呢?”
    “他妈!恁不知道……”
    “俺不知道什么呀?就你那德行,不定在外面又……”
    余庆嫂子说着,眼泪就是流了下来。她知道,男人好,在家的时候,就爱逛场。他们因为这事,不知斗过多少次。后来,男人出去打工了,前几年还好点儿,还能给家里寄点钱儿,现在却越来越少了。她就问男人,说:“你挣的钱呢?多少?”
    “俺不是正给你说吗?”清明就把他在厂里的事说了,据他说,厂里因为赶货,不放工人回家,硬是不发工资。原来,他打工的那个厂北京哪个医院治疗白癜风治得好,为了拴着工人,不是按月发工资,而是最后一起结帐,平时按月就给点儿生活费。
白癜风治疗的医院   “这样更好,免得你又去!结的钱呢?多少?”余庆嫂子伸手给男人要。
    “给!”清明从贴身的衣服兜里掏出一个包包,放到了女人的手上。“都在这了……”清明就去灶屋盛饭,还说:“饿死了,这么冷的天,先吃点热的!”
    他刚盛了碗饭,女人就嚷嚷着来了,说:“咋就这么丁点儿,你都干啥儿了?”余庆嫂捏着一乍的钱,一张百元的票子,几张零钱,竟还有毛票儿。她嚷着:“恁爷两儿个大半年就挣这几个钱?还不够还帐的呢!恁天天干啥儿啊?”
    清明也不管她,就吸溜吸溜地喝着汤,他那样儿,像吃着山珍海味儿一般香。
    余庆就是骂:“恁个兔丸子,干个啥哩?别吃了,吃个瘪呀?恁姐里个瘪……”她就在那儿嚷嚷着骂着,眼里就流了泪水儿。
    清明喝了一碗汤,说:“你也别恼了,你不知道……”
    “俺不知道啥呀?是不是又输了?”余庆说着,还一边擦着眼泪儿。
    “没,没,哪儿有?工头没……没有把工资发完,说让俺们明年还去呢!”清明讪讪地,吞吞吐吐地说。
    “你哪也别去了,还逞什么能呢?过了年,就在家给俺呆着,种地!”余庆嫂子没有这么地强硬,真的是太恼火了。
    “哎!别说了,老子也烦呢!不去就不去,谁不知道在家自在呢?”清明也恼了,就嚷起来。说着就背着手,扭头走了!走的时候又回头骂着:“娘!在家不知外面人的苦呢!你当外面的钱好挣呀!干了半年了,最后还不给你发工钱呢?蹄子,懂个俅……”
    余庆嫂子还想说什么,看着男人的远去的背影,渐渐地消失在茫茫的白雪中,眼睛竟模糊了,也似下着雪。
    “这年咋过哟?这年咋过?”
    她就捏着百十来块的钱,愣怔着,怅然着,伫立在冷风里。
      
   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精彩图文
在线客服(工作时间:9:00-22:00)
400-600-6565
迪恩微信公众号

Copyright   ©2015-2016  kaka小说网  Powered by©Discuz!  技术支持:迪恩网络